同程生活退场烧钱大战降火社区团购赛道是否仍靠比拼资本

2021-07-13 16:25:21 来源:新京报网
同程生活退场烧钱大战降火社区团购赛道是否仍靠比拼资本

  记者/秦胜南 编辑/王琳

  同程生活主体运营公司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近日发布公告称,因经营不善宣布决定申请破产。

  作为社区团购的老牌玩家,同程生活扛过了2019年社区团购倒闭关停大潮;创始人、董事长、CEO何鹏宇此前还曾公开称“2021年同程生活GMV将达300亿-500亿元”,然而如今却因资金链断裂最终黯然离场。

  同程生活令人唏嘘的同时,再次引发各界对社区团购未来前景的质疑。商业专家赖阳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社区团购经历烧钱模式后会进入冷静期并逐渐优化,企业淘汰、网点关闭不可避免。与此同时,随着国家监管趋严,烧钱补贴、低价倾销等乱象逐渐熄火,未来社区团购竞争点是探索可持续的盈利模式,用更高运营效率和低成本实现良性循环发展。

  考虑盈利是不是意味着要提价?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称,企业开始考虑盈利不意味着短期就会这样做,竞争已趋白热化,现在谁先想盈利谁就可能被对手反噬。

  两天之内上演惊天转折

  前一天宣布更名转型、次日就宣布决定申请破产,社区团购同程生活两天之内的转折在业内引发巨响。

图/蜜橙生活微信公众号截图

  7月6日,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宣布旗下社区团购同程生活将更名为蜜橙生活,此后将进一步加大团长私域流量及直播供应端投入。7月7日晚间,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宣布决定申请破产。当晚,该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平台团购业务下线”。

  在决定申请破产的公告中显示,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月30日,几年来因经营不善,虽经多方努力,但仍然无法摆脱经营困境,公司决定申请破产。

  刚刚对外宣布要转型,马上反转公布破产,资金是压死同程生活的最后一根稻草。据了解,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CEO何鹏宇在微信朋友圈发布长文称,“几天前,我们还一度希望通过业务转型,让公司走出社区团购行业所面临的经营困境。但由于合作伙伴集中催款、公司资金链面临断裂,已无再谋求转型的空间。”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同程生活宣布决定申请破产后,接连爆出其拖欠供应商货款未还的情况,“原本供应商结款周期是T+3或者T+7,但现在已经拖延了长达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据公开报道,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超过1000家,据推算同程生活的总欠款已超2亿。新京报记者试图联系采访一供应商求证,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应。

  对于拖欠供应商欠款一事,7月9日,新京报记者采访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获悉,在进入破产程序前,鲜橙科技将对供应商进行部分债务的先行偿还,并与供应商签订一对一的还款协议,款项主要来源于何鹏宇及团队筹措借款。根据该公司给出的数据,截至7月9日上午,与鲜橙科技达成还款协议的供应商超过600家。

  该公司在破产公告中称,将依法积极推进债务处置工作,在法律范围内最大限度保护债权人的权益。也有消息称,在何鹏宇微信朋友圈的长文中承诺,若资产不足以抵偿债务,他将再次创业去偿还债务。同程生活一位员工向新京报记者透露,“目前我们会先做好善后。”

  烧钱大战中遭遇资本窘境

  在同程生活退场的背后,是互联网玩家入局社区团购后打响的烧钱补贴大战。

  何鹏宇曾在一封内部信中提到,鲜橙科技目前正面临着创业以来最困难的时刻。“从2020年9月份开始,社区团购行业风云突变,行业从‘拼创新’‘拼执行’的时代转变成‘拼资本’‘拼补贴’的时代。”

  同程生活成立于2018年1月,初期以大本营苏州为据点,向无锡、常州、南京、南通等周边城市扩展。2019年,其并购千鲜汇,拓展珠三角地区业务。2020年,先后并入考拉精选、邻邻壹,进一步开拓市场。据公开报道,2020年同程生活GMV近100亿元,何鹏宇曾表示“2021年同程生活GMV将达300亿-500亿元”,同时希望公司整体盈利。

  天眼查融资历程显示,自2018年11月以来同程生活获8次融资,披露金额最多的一次为2020年6月的2亿美元,投资方包括欢聚世代、同程旅游集团旗下的同程资本等。最近的一次为2020年7月C+轮,交易金额为数千万美元。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自2020年以来,兴盛优选、十荟团的融资金额以及次数均超过同程生活。其中,兴盛优选最近的一次融资为今年2月,融资金额30亿美元;十荟团最近的一次融资为今年3月,融资金额为7.5亿美元。

  赛道内的其他老牌选手更受资本青睐,相比之下同程生活优势不足。与此同时,随着近两年来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美团优选等互联网玩家的加入,同程生活受到的冲击越发明显。

  何鹏宇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团购平台各类补贴让他眼花缭乱,同时也形成价格压力,“巨头夸张到毛利仅仅为5个点,甚至零毛利、负毛利也有,打个比方,十块钱进的货九块钱就卖。相对来说,我们的毛利维持在20多个点,价格上有压力。”何鹏宇最终决定“保毛利”,并未跟风烧钱补贴。

  然而,在这一拨烧钱大战中,扛不住压力就会流失客户,面临失去市场的危险。

  “互联网巨头的加入冲击很明显。”广东地区同程生活社区团购团长张宏(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去年年底时他就感受到了行业竞争加剧,“像美团买菜半小时就能送达,补贴后有价格优势,用烧钱的模式培养用户习惯,实际上这比广告获客成本更低,客户资源快速流入他们数据库,而(我们)原本活跃的群变成了僵尸群。”张宏说。

  有团长坦言,在有互联网团购平台的区域,同程生活的订单量特别少,有的甚至不能达到起送配额。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其实同程生活的败退早就有迹象可寻。今年5月,同程生活曾被传出湖南地区团购业务关停。与此同时,一些团长在群里发布通知,称“调整新老团点起配送金额至60元,不足起配金额,则订单延期到下一团配送”。

  7月9日,北京财贸职业学院研究员、中国商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委员赖阳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烧钱抢占市场是一种不公平竞争,“烧钱压低价格就会难盈利,大家都会出现亏损,当企业用资本挤压掉其他正常经营者的生存空间,最后就看谁能用资本坚持的时间更长,这也会磨灭市场创新积极性。”

  新一轮淘汰赛是否仍靠比拼资本?

  社区团购诞生于2016年,2018年开始爆发式增长,2019年资本降温,并出现社区团购企业倒闭关停潮,2020年疫情的出现让社区团购起死回生获得新机,与此同时,行业涌入大量资本。有机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社区团购行业公开披露的融资事件达19起,融资总金额为171.7亿元,同比增长356.3%。

  2020年12月下旬,社区团购“九个不得”新规出台,今年7月初,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修订征求意见稿)》。随着国家监管趋严,烧钱补贴、低价倾销等现象逐渐降火。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美团买菜、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等平台上的“新人0.01元秒杀价”目前已不见踪影,而在限时秒杀价的产品中,1元以下的产品数量也很少。与此同时,今年以来,社区团购出现资本热度降火,2021年1-5月,社区团购赛道仅有8起融资,而6月以来资本沉寂。

  对于社区团购而言,新一轮淘汰赛或已开启,而这背后,资本都是绕不开的话题。未来淘汰赛是否比拼的仍旧是资本?

  “无论是社区团购还是其他领域,以烧钱抢占市场,以大资本投入挤压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的做法会越来越少,如果出现就很可能会受到相关处罚。”赖阳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经历烧钱模式后的社区团购,接下来一个阶段将进入冷静期,会逐渐优化,将“是一个踏踏实实、做实做深探索可持续发展的盈利模式的时代”,部分企业会专注创新,市场环境会更加进化。

  沈萌认为,开展新的互联网服务是一个风险性极高的行为,需要烧钱来培育,烧了足够的钱不一定就能成功,“光凭烧钱很难成为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但有足够的资金投入可以活得比别人更久。”探索盈利模式并不意味着直接通过提价来获取盈利。在沈萌看来,企业开始考虑盈利不意味着短期就会这样做,竞争已趋白热化,现在谁先想盈利谁就可能被对手反噬,因为消费黏性还主要依赖价格吸引,为盈利而提价可能流失份额。

原标题:同程生活退场烧钱大战降火社区团购赛道是否仍靠比拼资本